导航
导航

《降临》和非零和理论

  很早之前就看了《降临》的预告片,但上映的时候工作忙没去看,春节回来才找了周末看了。看完电影的感觉是,这片子的确是一个披着科幻外衣的文艺电影。
  相对于物理上的合理性,片子把大部分笔墨都放在了语言符号上面,至于看到未来后,行动是否会改变、不行动是否会不改变、改变的话会有什么衍生影响,都没有给出一个完整的模型。杰瑞米雷纳扮演的物理学家相对于赴险上前线研究的科学英雄,更像是成功女人背后的沉默男人……专业知识上并没有相关贡献,唯一起到的作用是陪伴……和结尾时意义不大的挡门,在飞船里的作用甚至不如探测空气的笼子里的鸟。
  可以看出导演是想拍出《星际穿越》的感觉的(虽然为了区别于《星际穿越》而特意取消了原著中飞船给各个国家传授了不同技能的设定),然而剪辑略显苍白了,闪回平淡缓慢,而现实仍然平淡缓慢……导致整部片子都给人一种闷闷的感觉,科幻得软得过分。
  而作为一部文艺片,片子的情感动机也显得牵强。本片最大的内核就是“我预见了所有悲伤,但我依然愿意前往”,也就是爱情版的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……可以用很多词来评价这种行为,勇敢,浪漫,或者,轴。如果女主是在怀孕后预见了女儿会早夭,但毅然决然选择生产并陪伴,尚且可以理解为出于母性,感于血浓于水的天然情感纽带。而剧情是女主认识男主之前便看到了婚后丈夫离开女儿去世的结局,而且与男主并无太多情感互动的情况下,还是选择恋爱结婚生子离婚,难以让人信服和代入,进而产生感动。另外,对于女主并不尝试改变结局的做法也没有给出解释。
  对于结尾女主获取到中国将军电话号码的情节,有影评说这是表达了“不是既是因又是果,而是本无因果,从虚无中产生因果”的禅的意味,虽然不太理解,但是感觉挺有趣,或许如假说里,语言限制了我们看待事物时的思考吧。
  影片最让我感兴趣的,是闪回片段中提到的non-zero-sum game,即非零和博弈。“博弈中各方的收益或损失的总和不是零值”,总和可以为正,也可以为负,如恋爱中双方的博弈。最具代表性的囚徒困境,是挺有趣的博弈,且在单次进行,和确定次数的重复进行,以及不确定次数的重复进行的情况下,还会衍生不同的结果。理性利己前提,像初中军训时讨论的海盗分硬币问题一样~知乎上有人问人生是零和博弈还是非零和博弈,有人回答是非零和博弈,因为人可以从逆境中寻找意义,可以产生并不存在的东西,挺有趣。其实对生活并没有什么作用……希望可以有一天需要说服别人合作时,可以摘下眼镜,在手里边把玩,边幽幽说道,你知道经济学中有一个原理叫非零和博弈么……如果有这种情境的话,如果我有眼镜的话……
  最后,电影最让我不满的地方,是把中国将军跟外星人打麻将,比作下国际象棋,简直生气……国际象棋怎么可以跟麻将相比,麻将这么舒缓身心陶冶情操的运动……相比于国际象棋,麻将无论从受众、内涵、变化和社交等附加属性上来讲都是不可被比拟的,而且,麻将到底是不是零和博弈,我觉得有待讨论……